搜 索
  0717-6050967
您當前的位置:
首 頁--> 詳情
周老師教學隨筆:開學第一課為什么要講“語境”



       從教語文21年了,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我,為什么每次大考之后,作為母語學科的語文,反不如其他學科分數那么好看,語文能上110甚至100分都似乎成了很多孩子的奢望。是語文老師教得不好?還是孩子們不會學語文?語文學科究竟是一門怎樣的學科?究竟要怎樣學?


       近年來通過大量閱讀和思考,慢慢有了些領悟,做一點反思與整理,以更好地前行。



一、什么是語境?


      顧名思義,語境就是言語環境。關于“言語”二字,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如下解釋:“直言曰言,論難曰語”。《康熙字典》解釋補充為:“直言曰言,謂一人自言;答難曰語,謂二人相對”;“言,自言己事也;語,爲人論說也”。


       什么叫“直言曰言”?直言就是打心窩子底直接冒出來的不加任何修飾熱氣騰騰的話,是最真實的話,這個話是自己個人的事情。


        什么叫“論難曰語”?“論難”就是辯論詰難。這個說話不再是自己一個人自說自話,而是有了他者,有了另一個言說對象,這便構成了一個最微小最基本的言語環境。但在這個對話中,會因為要展開辯論而特別強調 “我認為”“我覺得”“我反對”“我的觀點”等“我”的立場,也就是言字旁邊的那個“吾”!


        那么這個“我”是誰呢?


        “我”就是“我”,天地間最最普通最最平凡卻獨一無二的“我”,無法被復制和粘貼,生而唯一!


        獨特的父母組建了獨特的家庭,受著獨屬于自己的家庭環境影響而慢慢長大,經歷著獨屬于自己的大大小小的生活事件,有著獨屬于自己的心情、體驗、感覺、認知,形成著獨屬于自己的個性、性格、思想、態度、價值觀念……


          也就是說,每個人天生都攜帶了一個獨屬于自己的內心世界,當這個內心世界一旦與外部世界形成言語交流的時候,便自然各自攜帶了獨屬于自己的言語環境,即帶有明顯的“我”的立場的“言語環境”。


        但這個交流是雙向的,還有一個同樣獨特的“我”站在這個獨特的“我”的對面,與之對話。于是,交流的過程,便成為兩個各自攜帶獨特語境的人要去與對方的語境相互碰撞、摩擦、契合、交融,從而在某個局部或者在某個程度上獲得共通的認識,交流才真正得以產生。


二、閱讀的發生


        所以如果單從書面閱讀角度而言,其實質,就是作為讀者的“我的語境”與作者的“我的語境”相互碰撞交流、相互契合融通的過程。作者是一個個帶有獨特家庭環境基因、個人成長境遇、社會時代烙印的獨一無二的言說者,而讀者同樣如此,所以,閱讀的發生,其實就是一個讀者以自己獨特內心去感受、體會、揣摩、領悟作者獨特之心的過程,即“以心契心”,通常所說的“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一千個人眼里有一千個哈姆萊特”即是如此。


        所以,《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2011 年版)》說“閱讀是學生的個性化行為”,要求孩子們“對課文的內容和表達有自己的心得,能提出自己的看法”,“欣賞文學作品,有自己的情感體驗”;讓老師們“要珍視學生獨特的感受、體驗和理解”等等也是這個道理。


三、閱讀理解的關鍵


        從實際的閱讀過程來講,學生要面對的語境一般分為三個層次,即看得見的“文本語境(即上下文)”和看不見的“作者語境(作者的年齡、性別、身份、生活閱歷、個性、教養、心態、寫作目的)”及其“社會語境(作者所處社會的文化習俗與社會規范)”。舉兩個例子:


        一、請你解釋下面四句話中“好”字的含義。

        ⑴ 教練說:這真是好球!

        ⑵ 顧客說:這真是好球!

        ⑶ 寶寶說:這真是好球!

        ⑷媽媽說:這真是好球!


        很顯然,決定那個“好”字含義最主要的是文本語境,文本告訴你第一個是“教練”說的“好”,那肯定是“技術好”,第二個是“顧客”說的“好”,那應該是“質量好”,第三個是“寶寶”說的“好”應該是“好玩兒”,最后是“媽媽”說的好,那可能是“有用、耐用”,所以文本上下文決定了詞語內涵。


        二、某老外苦學漢語十年,到中國參加漢語考試,試題如下: 請解釋下文中每個“意思”的意思。

        阿呆給領導送紅包時,兩人的對話頗有意思。(    

        領導:“你這是什么意思?”    

        阿呆:“沒什么意思,意思意思。”         

        領導:“你這就不夠意思了。”    

        阿呆:“小意思,小意思。”     

        領導:“你這人真有意思。”(    )

        阿呆:“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    

        領導:“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阿呆:“是我不好意思。”    

        老外淚流滿面,交白卷回國了。


        上面每個“意思”的意思,我們大概一看都會明白,可是為什么老外看不懂?是他們不認識那些字?很顯然主要是因為他缺乏相應的中國味兒的人際交往文化背景,也就是我們說的社會語境。在這里社會語境制約了詞語理解的準確性。


        由此可見,閱讀之難,難在語境的匹配程度。如果孩子們閱讀的文章或某部作品,其內容是他所經驗過見識過的,或者說作者的言說方式是他的語言儲備庫也曾有過的熟悉的言語圖式,或者說那個作者的生平背景是他有所知悉的,那么,他的閱讀就相對會比較容易些。否則,就會出現只認識那些字但對文本內涵不明就里的現象。


四、閱讀考試之所以難


        很多家長迷惑,我家孩子很喜歡讀書,也讀了很多書,可為什么語文還是考不好。這里家長需要明白的是:閱讀并不等同于閱讀考試。


        閱讀考試之所以難,難在學生不明白考場上的他要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復雜的語境群。


        首先要面對陌生而多維的文本語境。

        這個“陌生”有兩種情況:一是文章“取材課外”,孩子們沒見過,這就意味著所有學生喪失平時語文考試熟悉篇目的優越感,更能檢測孩子們真實的閱讀理解能力;二是文章的言語方式相對陌生。孩子們考場上最怕的是文言文或者最后那一篇被認為“不知在說什么”的文化類散文,因為那些文章的言說方式及內容是他們不太熟悉的。

        “多維”的意思是,作為母語學科的語文能力考查,以語言為核心,內容考查指向語言文字、語言文章、語言文學、語言文化等多維度,能力考查語言識記、語言感知、語言理解、語言評析、語言運用等多層級,其廣度與深度是其他學科難以企及的。如果英語學科要考現場書寫600字的作文,或者讓學生默寫大量英美經典名言,或者考察西方文學文化的內容,分數應該也不會太樂觀。畢竟是第二語言,考查標高是不一樣的。(當然這并不是說語文分數不高是正常的,而是說要探尋究竟該如何學習語文才能獲得真正好的能力與素養,成績只是一個很自然的副產品。)


        其次要面對可能陌生的作者語境。考試選文一般立足經典,文質兼美。但此等文章背后往往站著一個相對遙遠陌生的作者。雖然課堂上老師用各種辦法拉近過作者與他們的距離,無奈時空阻隔,孩子們還是會覺得面目模糊。這對深度理解、準確把握文本內涵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其三要面對可能陌生的社會語境。文質兼美的經典之作,往往其誕生的社會與時代并不在當下,和孩子們的生活背景大有不同。孩子們缺乏相應的生活體驗也是影響他們理解文本的重要因素。比如2017年中考題中有一道“菊花餅的制法為:‘黃甘菊去蒂,搗去汁,白糖和勻,印餅。’請問最后一道工序的‘印餅’是什么意思?”,這道題要求學生既要有結合文本語境理解“印”和“餅”的意思,又要有調動生活經驗比如看別人做月餅、或者自己玩橡皮泥時用固定模具按壓印制出花紋經驗來猜讀詞語內涵的能力。


        其四要面對完全陌生的命題語境。這是孩子們最不了解的一面。自由閱讀與閱讀考試是兩碼事。自由閱讀時沒有人會要求你一定要這樣或那樣去想問題,你只要自得其樂就好;但是,閱讀考試卻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言語情境。孩子們既要弄懂文本寫了什么想表達什么怎樣表達,還要弄懂命題者(課程標準)要考什么為什么考考到什么程度,某些本質性的規律性的東西學生如果不清楚,也將無謂地丟分。


        其五要面對相對特殊的考場語境。考試放在平時就是診斷評價,利于改進提升。但是如果是中考高考,便帶有鮮明的選拔功能,競爭是激烈而無聲的。在這種特殊情境下,孩子們書寫的美觀、思維的清晰嚴密、表達的規范與精準等都會成為特定語境(比如閱卷情境)下的特定要求,孩子們只有在平時就明白這些要求并持之以恒地訓練提升,考試時才能真正展現自己的才華和素養。


五、孩子們的現狀


        通過整理近些年學生中考答題丟分情況,我發現影響學生成績最為至關重要的因素就是兩個:一是沒有語境意識,二是缺乏語境積累。


沒有語境意識。


        具體表現為不知道借助文本語境即上下文讀懂文本或答題,答案就在文中但學生找不到,即使找到了也不知如何篩選、提煉整合信息然后準確規范地表述,缺乏這方面的思維方法或者能力;也不知道借助相關的作者語境、社會語境、命題語境、考場語境等來指導自己深入準確地回答問題。


        舉個例子:

        下邊文段中加點的三個詞語,分別指代哪三項傳統文體活動?(2分)(2017年宜昌語文中考題)

         “空山無人,水流花開”二句,極( A )琴心之妙境;“勝固欣然,敗亦可喜”二句,極( B )手談之妙境;“帆隨湘轉,望衡九面”二句,極( C )泛舟之妙境。

          A.琴心(       )B.手談 (       )  C.泛舟 (    )

        這道題當時難住了很多學生,考后很多抱怨題出得太偏了,“手談”這項活動好像根本沒聽說過;很多家長也為此憂心,說語文這么博大精深這么漫無邊際的考,孩子們怎么吃得消?

        之所以有這種誤解,是因為學生和家長不了解命題語境。

        語文命題絕對不是漫無邊際,而是時時刻刻都必須緊扣“語言能力”這個核心,不管是哪個維度哪個層面的問題設置都是圍繞這個核心,即便是考文化、文學常識,也一定會先有一個語境提供給學生,這個語境要么是文本本身,要么是你曾經課內學過接觸過的;即便課內沒接觸過,也一定是生活里耳熟能詳的。所以,學生和家長沒有必要無謂地擔心。


        其實這個題的答案就在文本中。文本的上文告訴你這項活動是講勝負的,“勝固欣然,敗亦可喜”,而且這種感覺很美妙“妙境”,又以“手”為媒介進行交談即“手談”,綜合起來意會一下,便不難得出答案是下棋或者下圍棋。當時課上經我這么一講,有幾個試聽的家長才恍然大悟覺得這題出得真有意思,原來語文考試是這樣的,看來平時誤解太多了!


缺乏語境積累。


        這就是大家經常懵懂認為學語文要多讀書多積累的原因。其實多閱讀、深閱讀、多體驗生活、多寫日記或隨筆,都是在直接或間接豐富孩子們的語境積累。


       多閱讀——各種文本、各類作者、各種社會語境就會見多識廣,什么樣的文本都不懼。


        深閱讀——可以提升對語言文字表達藝術的敏銳度,更能深層次領會言語內容與言語形式之間的本質關聯,從而明白寫作的本質在于表達真我。 “語文之路,文心開悟”,只有對什么是語文、什么是閱讀、什么是作文真正開悟了,學生才會知道平時自己寫作文究竟在干什么,為什么要寫自己的生活,為什么要用修辭手法,為什么要講究布局謀篇等等。


        多體驗、多練筆——可以豐富孩子們的社會語境,把語文學習的觸角伸展到各個角落,同時也把自己的生命痕跡留作紀念,在自由隨性地寫作中積累經驗、積累見識、積累思想、收獲心靈樂趣同時,提升語文素養……


六、基于語境意識的課程


        1、為什么要用整本經典名著作為載體?

        (1)為學生提供豐富的語境。新頒布的《高中語文課程標準》鮮明提出“整本書閱讀與研討”的內容、目標與教學提示;而初中部編教材也將整本書閱讀納入課程建設的重要部分。為什么會有這種變化呢?從語境意識的角度來理解,整本經典名著就是一個大語境,文本語境、作者語境、社會語境無所不有,無論是故事情節、篇章結構、藝術手法還是語言風格,都是一個本質相關的完整的文本語境系統。在這個深廣的語境系統中,學生才有機會真正在語言文字中摸爬滾打,操練方法、開悟心智,更有益于幫助學生理解閱讀與寫作的本質,從根本上提升語文能力。


        (2)讓閱讀活動變得有意義感。學生平時大量做題時進行的閱讀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閱讀,這種閱讀學生第一關注的是如何答題如何快點做完,心理動機聚焦在看得見的功利目的,而對作品本身的意蘊是來不及細細體會的,所以做得多了,也就感到疲乏而無意義。而深度閱讀整本的經典名作,就是用其人文精神關照和滋養孩子們的心靈世界,讓他們在閱讀中一邊陶冶情操領悟意義塑造自我,一面感受語言藝術的魅力,并學以致用內化遷移。


        2、教材的選擇有怎樣的講究?

        不是每部名著都適合做教材。

        一是遵照學生身心發展規律與認知特點,契合心靈成長、有層級有梯度。小升初銜接班選擇《小王子》,旨在喚醒學生沉睡的自我認知,對“我”的“獨一無二”有深刻領悟(當然還有很多相關因素比如領會什么是愛、什么是友情、什么是責任、什么是美、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意義等),這是寫作表達自我的前提,沒有自我的生命覺醒,就不可能明白寫作的本質,也寫不出真正的好文章。選擇葉圣陶老先生的《文心》,旨在引導學生真正領會“文心”二字的內涵,為文之用心,素材、結構、手法、語言等因素無一不與我們要表達的“心”本質相關,這也是關于作文的啟蒙。選擇《老人與海》,就是以《小王子》為基礎,進一步引導學生了解生而為人的獨特以及如何面對自我超越自我,這是青春期孩子特別需要的心理營養與精神之光。后面將會選擇國內外其他豐富多元的經典作品,幫助學生領悟方法、積累經驗、涵養智慧,豐富心靈。

         二是具有獨特的教學價值,須是語言學習的精粹范本。深度閱讀的過程須是“以心契心”“以文解文”的深耕細作的過程,所選作品的語言必須經得起百般咀嚼,且能直接作為閱讀與寫作范本,服務于孩子們的閱讀與寫作實踐。比如《小王子》獨特多變的敘事視角、豐富精妙的敘事結構及語言的哲理意味讓學生嘆服不已,《老人與海》看似平淡卻極富張力、內蘊深厚的語言及豐富多樣的隱喻、象征,能直接轉化為教學資源,提升學生作文的語言功力及表達形式。


        對于文言文本的選擇,依然是遵照這兩條標準。《文言幽默小品賞讀》是歷代幽默故事,對于望“文”生畏的七年級孩子,能極大激發閱讀興趣,這個階段并不強求深讀精讀,只是借此大量閱讀訓練提升語感;再往上走選擇寓言小品、山水游記及歷史文化類作品開始深度閱讀的引導和訓練。旨在循序漸進地為孩子們創設豐富多樣的大語境,用文言本身的表達方式學習文言文,令其愛上文言,愛上祖國文化。


        3、課程設計如何關照學校課程?

        開發這個課程的初衷就是定位為學校課程的補充。所以,一方面貫穿我自己二十多年對閱讀與寫作教學的思考,踐行我所認為的理想的語文教學理念;另一方面,又會兼顧學校課程實際,同步融入學校課程核心知識與能力要求,以及學生語文考試的實際需要,教思維、教方法、育文心,力求讓理想照進現實,讓現實輝映理想。我還特別希望建立一套從小學到高中的經典名著深度閱讀課程體系,讓孩子們十二年的語文學習能夠與經典為伴,書香潤心。這是我的夢,也是我們故得所有語文同仁的夢,我們會為此努力不止!

Copyright ? 2017 http://goodx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咨詢熱線:0717-6050967    備案號:鄂ICP備17020605號-1
双重奖励老虎机送彩金